您好!欢迎光临丛林巫师!
丛林巫师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隔振资讯 >

大连重工王金福:站在世界翻车机巅峰的中国人

作者:丛林巫师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20-03-13 15:39 点击: 

  翻车机,顾名思义就是把车厢上下翻转180度,将车内的物料卸下。本文所指的翻车机可不是一般的汽车箱体,而是满载煤炭的火车箱体,而且一次翻多节。记者在河北曹妃甸一个煤场亲眼目睹了这一壮观的场面:一台庞大的翻车机稳稳“衔”住四节火车车厢,把车厢顺时针旋转180度,将数百吨煤“轻轻”泻在下面的输送带上,然后再将车厢翻转180度回到原位,空车驶出作业现场,后四节车厢依次进来……整个过程几分钟,而且现场看不到一个工人,看不到粉尘,听不到噪音。操作室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煤厂一天卸10列火车,一列最长的100多节车厢,很轻松。

  这个看起来很轻松的作业背后却是一场世界级水平的博弈,而这场博弈的带头人就是最近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大连华锐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连重工)的特级专家王金福。

  经过近三十年的艰难跋涉和奋力攀登,王金福终于作为中国第一人,站到了世界翻车机的巅峰。

  上世纪80年代末,毕业于太原重型机械学院的王金福,在大连重工设计研究院就与翻车机结下了不解之缘。

  由于他的好学和刻苦,短短几年便“早熟”了。他以技术负责人身份独立完成的“处女作”,是为大连小野田水泥厂的一台老式单车翻车机进行改造。现场摸爬滚打的两个月,不仅培养了他吃苦耐劳的精神,创新激情也由此迸发,从此他的“新作品”一发而不可收。

  作为国内翻车机的“鼻祖”,从中国第一套单车翻车机诞生到目前,大连重工已生产出500余套翻车机系统。从引进国外技术到独立设计制造再到自主创新,大连重工已经通过吸收国外先进设计经验开发出国内第一套C形单翻系统、C形双翻系统;通过自主创新开发出具有完全自主产权的中国第一套两用单翻系统、专用O形双翻系统;近年来,更是开发出具有世界最大的六车迁车台的世界首套专用折返式双翻系统、世界首套三箱形梁两箱形端环一体式O形三翻,及世界首套C形三翻及系统,走到了世界的前列。近年来,更是引领了翻车机市场方向,多次通过主机优势获得翻车机系统EPC工程总包合同,在产品的创新及领域的拓展两方面均取得显著了的成果。目前,大连重工的翻车机产品已远销澳大利亚、伊朗、印度等国家。为澳大利亚客户设计的技术更先进、翻卸能力更大的翻车机卸车系统近日高质量按期交付用户,开创了我国大型散料设备模块化总装和发运的先河。

  截至目前该公司双车以上大中型翻车机国内市场占有率达90%以上,翻车机卸车效率由最初的每小时10节、到目前的96节。截止目前,世界上能够自主设计一体式O型三车翻车机的只有美国的美卓矿机这个世界著名企业和大连重工,自2007年大连重工研发出世界首套三箱形梁及两箱形端环的专用敞车用一体式O形三翻后,大重多次击败竞争对手屡屡中标,国内O型三车翻车机已基本被大连重工垄断……

  这一切,饱含了王金福无数个动人心弦、令人敬佩的故事,蘸满了王金福和及其团队的心血和汗水。

  采访中王金福曾对记者说,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用户的要求越来越高,导致新产品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从单车、双车、三车、四车,从O型到C型,从贯通式到折返式,国外走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而我们从落后到追赶到超越,只有20几年的时间,落实到产品上,我们是用“秒”为单位来计算的。产品只有不断地更新换代,企业不断地自我否定才能有活力。

  作为承担着西煤东迁、北煤南运、世界最大的煤炭中转码头的秦皇岛港,数以百计的大型装备日夜不停地工作着,用来翻卸火车煤箱的翻车机因其首道工序,被称为“龙头”。作为“龙头”的设计者,秦皇岛港是王金福在实践中淬炼的第一现场。

  秦港从煤二期开始所上的双车、三车翻车机虽然也是大连重工生产制造的,但都是与外国大公司合作,大连重工不过是个“打洋工”的。在改造现场,常常有人问王金福,什么时候咱们也能干出自己的双翻、三翻,超过洋产品?其实这个带有刺激性的问题,也是日夜困扰着王金福的一块心病,他无时无刻不在寻觅着机会。

  当时秦港煤三期由国外设计的两套O型三翻因为主体钢结构开焊裂纹,不断地修修补补,干干停停,存在安全隐患,影响电煤抢运,大修改造势在必行。秦港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大连重工。

  经过10个月的攻关。王金福拿出了两套改造方案,一套是在国外设备的基础上改进,此方案风险较小,实施起来相对容易,但是由于知识产权的问题,每干一台都要支付一笔昂贵的专利使用费。另一套是完全由他本人设计开发的新型三车翻车机,把原来的翻车机推倒重来,实施难度大,风险也大,但是一旦成功,其市场前景和经济效益将十分可观。

  大连重工决定采用第二套,但是到用户那儿却遇到了阻力:有赞成,也有反对。赞成方认为大连重工制造实力雄厚,尤其是王金福技术水平高超,煤一期的两台单翻改造就是例证。反对方则认为外国大公司都干不好,大连重工未必能行,一旦失败,设备价值几亿元,造成经济损失是大事,影响国家电煤抢运更是大事,到时候谁来承担这个责任呢?

  僵持之际,王金福去了秦皇岛。在秦港六公司的大会议室里,王金福图文并茂地讲解了国外技术存在的致命缺陷,自己又是如何运用新办法从总体到局部改善设备受力,从而提升设备可靠性和产品使用寿命,如何做到工艺可靠、维护便利,使产品达到并保持优越性能的。

  王金福的设计理念和高水平讲解打动了秦港领导和技术专家,一致决定按王金福的设计干。

  终于,三车翻车机要重载试车了!得知消息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了过来,翻车机一直是秦港公司重点关注的设备,此次三翻改造,更是“万众瞩目”。

  “开始———”,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翻车机下压,抓住3节一组的C80车箱,徐徐地转动,旋转至45度时,“吱”的一声,翻车机不动了。

  “啊———”,现场响起一片惊讶声。王金福的头嗡地一下,汗顿时下来了。冷静之余,他让翻车机复位后重新启动,还是如此。他嗓子冒了烟,汗透全身,找了一瓶冰水“咕咚咚”灌了下去,围着翻车机转了一圈又一圈,反复思考,最终判断是电气出了问题。果然,电气人员按照以往的思路进行电气控制,造成动力不足,经过重新修改,40分钟后,翻车机再次抓起3节车箱,扬起了优美的弧度,完成了卸煤动作。在一阵掌声和欢呼声中,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一体式三车翻车机成功了!此举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壁垒,也为王金福、为大连重工、为国产设备赢得美名。

  这又一个“世界第一”,不仅使王金福有资格申报了整机技术专利,为企业带来了近8亿元的合同,还从那时至今,大连重工垄断了国内三车翻车机市场。

  随着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内外翻车机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要想坐稳行业“老大”的位置,必须彻底改变“身份”,当“大老板”。为此,王金福向公司领导大胆提议:扩大产品的外延,做翻车机“小区总包”,所谓翻车机“小区总包”,就是在单纯的机械产品基础上,将土建、漏斗给料装置、运输设备、除尘、给排水、暖通等其他辅助设施一并囊括进来,这样即扩大了合同总额,还有利于市场竞争力的提高。凭借大重雄厚的技术实力,领导采纳了了他的建议。

  翻车机小区总包的建议刚一通过,就有一家煤化工企业来连考察设备,王金福借机向用户推介实施小区总包的优势,最终以他的真诚和实力赢得了用户的“芳心”。

  王金福团队的“战友们”至今记得当时与用户现场交流的情景:大长会议桌的两边,一边是王金福,一边是用户方面土建、工艺、供配电等专业技术人员和企业负责人10多个代表。王金福一人从容应对,那场面如同三国里的“舌战群儒”,从翻车机小区摆布规划到作业系统的全套家什,用户的每项提问他都对答如流,而且基本上是举例说明。

  用户被征服了,大连重工在“零”业绩的情况下,实现了小区总包项目的突破。小区总包项目展现了王金福卓越的设计才华和组织能力。除近2000万元的翻车机机械部分在公司生产外,其他上亿元的项目部分均通过外包等方式在现场组织,在不占用公司资源的情况下为公司创造了更大的价值。

  小区总包不仅开创了翻车机订货的新模式,也成为企业组织经济的新典范,后来大连重工又陆续获得6个翻车机小区订货合同,现在,这种小区总包的订货模式已经成为潮流,发展至全国。

  这一次大胆尝试的成功,为大连重工“身份”的转变起到了一个强力的推进作用。该公司近几年创下的数十个“国内最大”“世界之最”几乎都是总承包项目。

  2010年是王金福的“丰收年”。在唐山曹妃甸,大连重工同时执行两个项目,分别是首钢京唐钢铁公司的双车翻车改造项目和曹妃甸港二期三车翻车机总包项目。

  首钢京唐钢铁公司的双车翻车改造项目是在土建不变的基础上施工,王金福在那里设计出了“不摘钩专用敞车用折返式双车翻车机卸车系统”,提出了6车迁车台的奇妙设想,此前国际上最大的迁车台是3车迁车台,王金福的发明经辽宁省科学技术厅鉴定为国际首创,解决了不摘钩专用敞车在双翻系统中的折返作业难题。不仅如此,该翻车机还是国内迄今为止重量最轻的一体专用双翻,王金福将这台双翻称为自己的巅峰之作。“一种多车迁车台”技术已经申报国际专利。

  曹妃甸港的总包项目是大连重工战胜国外首屈一指的公司获得的3亿元大合同。用户指明要王金福发明的“三箱形梁两箱形端环一体式O型三车翻车机”,是他们在秦港考察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该翻车机运行比国外产品更加平稳、可靠,工艺性及可维护性更优。此前这类项目一直是国外这家公司中标的。

  两个项目虽然有两个设计团队,但带头人只有一个———王金福。哪个现场吃紧,他就出现在哪里,到年底,两大项目双双告捷。

  王金福对于新技术的追求与渴望已经深入骨髓,他身上那股子创新向上的闯劲儿挡都挡不住。世界上第一套“C形三车翻车机”就是这么闯出来的。

  在外人眼里,王金福是从事翻车机的设计师,其实,他还是半拉铁道专家,翻车机的作业对象是火车车箱,火车运输归铁道部管,王金福对铁道部的通用、专用车型及未来发展都极为关注,加上他结交了很多铁道设计院的朋友,及时了解相关信息,所以他的设计总是“先行一步”,用户称赞他眼光看得远,不是就产品论产品,而是站在更高、更远的层面为用户着想。

  河北龙城一家用户要在曹妃甸上马年翻卸量1000万吨煤炭的翻车机,得知信息后,大连重工立即派人跟踪,王金福作为技术代表首先接触用户。

  然而晚了一步,王金福在与用户的交流中得知,对方已经与另外一家企业达成初步协议了。可是王金福不甘心,在全面了解用户的需求和对作业现场的考察后,本着对用户高度负责的态度,王金福从作业中的交接班、停机检修、铁路运煤专列的误时等诸多细节一一为用户算了一笔账,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初步协议中那台C型双翻满足不了预定翻卸量,但用户仍半信半疑。

  一周后,王金福拿设计方案又回来了。按预计的翻卸量,需要上两台双翻,但造价太大,超过预算上亿元,最佳选择是上一台三翻,可是O型三翻只能翻卸不解列专用车型,王金福设计出的折返式C型三车翻车,一举解决了用户的所有难题,这个新发明当场获得用户全票通过,并在当月签订了4000余万设备合同。

  世界首套C型三车翻车机由此诞生了!王金福再一次用他那超常的智慧与胆识登上了世界翻车机的又一高峰。

  太原铁路局组织青岛四方所及湖东车辆段对这套C形三车翻车机卸车系统进行了检测,作了如下评价:该卸车系统具有国内最高的折返式翻车机系统的作业效率,兼容性高,可对国内所有铁路敞车进行翻卸作业,而且工艺简单,翻卸专用及通用敞车时无需进行工艺转换,率先实现了万吨大列的长距离替代机车前牵作业。

  华夏特钢公司生产用的锰矿石及铬矿石密度大,体积大,重量更大,翻卸后的矿石还要转入筒仓储存,对翻车机小区作业的设计来说,又是一个高峰。

  此项目的设计难度前所未有,然而王金福“攀高”的脚步没有退缩,相反,他以更高的创造热情和韧性,带领着以他名字命名的劳模创新工作室成员反复完善技术方案,以EPC总承包的思路对整个作业小区进行合理布局,最终研发出了具有筛分破碎功能的双翻小区及矿石筒仓。该仓将翻卸后的矿石先筛分,再收集,再破碎等方法,解决了大、重矿块的翻卸运输难题。这个项目使他再次获得了一种带自动筛分破碎功能的翻车机卸车系统的专利。

  虽然王金福是大连重工第一位特级专家,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设计室,但他总认为,这个工作室不是他一个人的,也不仅仅是搞研发。“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他深知个人力量的有限。因此他在干好产品设计工作的同时,一直冲在对青年人才培养的第一线,积极参与企业组织的劳模“结对子”和劳模创新工作室活动,平均每年坚持授课100余课时。他提倡以产品为依托,在实践中学习,产品设计过程中始终带徒弟们参与工作的各个过程,还经常结合实际见缝插针地给徒弟们讲解技术要点,同时他对工作精益求精和崇高的敬业精神深深影响了一代新人,在他的悉心培养和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先后培养出了8名优秀徒弟,他们或成为了公司设计方面的专家,或走上了中层领导岗位。

  “梅花香自苦寒来”。20多年来,王金福怀揣“要干有技术含量和别人没干过的专业,干填补国内和世界空白的项目,要做就做世界第一”的信念,领衔企业劳模创新工作室攻坚克难,为大连重工创下了6个世界第一,30余项专利授权,其“作品”遍布环渤海三大煤码头,其发明的整机专利产品已为企业带来10多亿元的订货合同;他先后荣获省劳动模范称号和全国五一奖章,上个月,王金福再次光荣进京,接受了党中央、国务院联合授予的全国劳动模范称号表彰。

  荣誉到头了,但追求永无止境,王金福常说,要以营销的眼光做技术,技术应走在市场前面。今年,王金福又给自己设立了新目标,他要以低成本完成市场保有量最大的折返式单车、双车翻车机卸车系统作业效率的提升。目前,这项课题已经完成方案设计并申报专利保护,他正带领设计团队向这一世界难题发起挑战。(本文来自中国工业报)

丛林巫师

Top